12320

手机版

微信公众号

[中国网][图片故事]别小瞧了喀什这顿免费早餐

2018-10-15

 

  在喀什地区疏勒县洋大曼乡且克勒(14)村卫生室里,村医阿依努尔·奥布力喀斯木正在准备集中服药点患者的早餐,包括牛奶和鸡蛋还有馕,临近中秋,这个列表中多了月饼。 

  这是一顿免费的早餐,但不是谁都有权享用。在享用这顿早餐前,需要配合服药,当然这些药也都是免费的。 

  这些早餐和药物都是为了治疗肺结核病人而设置的。2017年开始,喀什地区根据当地的结核病疫情形势,开始在全地区各县市全面推行“集中服药+营养早餐”治疗模式。 

    

 

  说起喀什地区结核病疫情形势,犹如其所处地理位置及二千多年的历史,有着不为人熟知的一面。2010年第五次全国结核病流行病学调查结果显示,喀什地区15岁以上患病率是全国的5倍以上,结核病防治工作形势异常严峻。 

  为全面摸清结核病患者底数,有效控制传染源,2016年起,新疆开始实行全民健康体检惠民工程,对筛出的疑似人群进行登记、报告和转诊,为全面控制结核病疫情打下坚实基础。 

    

 

  饭前,阿依努尔·奥布力喀斯木会将每位患者的药送到他们的手上。结核病的治疗有两个特点,一是治疗周期长;二是病情比较顽固,容易复发。 

  治疗周期长所带来的负面影响一直困扰着肺结核病的防治工作。一方面,患者在肺部症状改善后继续服药的依从性差,特别在治疗药物有一定副作用的前提下。另一方面,治疗一旦中断,病菌产生耐药性,将对治疗产生难以挽回的后果。 

  耐药性结核病的治疗周期将大幅延长至18个月甚至是24个月,治愈率也将大幅降低,关键是治疗所使用的药物将由政府承担转向自费,全周期治疗费用升至8万元左右,这直接导致了一些贫困耐药性患者放弃治疗的情况发生。 

  为解决病人长时间治疗依从性差的难题,喀什地区目前对具有传染性的患者按照“应收尽收、应治尽治”的原则,在隔离点进行集中收治治疗。对不具有传染性的患者在村级服药点进行“集中服药+营养早餐”治疗。 

 

  营养早餐前,每次服药都需要患者签字按手印登记,确保记录真实有效。在村级集中服药的营养早餐点考察工作的地区结核病防治所援疆专家陈伟告诉记者,采用免费营养早餐的方式敦促患者服药的办法虽然简单但却十分奏效。集中服药+营养早餐计划的实施是他在这里重点推进的主要工作之一。 

  2018年上半年,喀什地区各县共设置了1200多个集中服药点,有6000余名患者享受着免费的营养早餐。目前,且克勒(14)村的卫生室里每天有三位老人前来就餐服药,直到他们完全治愈。 

    

 

  在营养早餐点,除了吃药吃早餐,村医还会向患者面对面地介绍一些治疗方面的知识。阿依努尔·奥布力喀斯木告诉记者,现在患者的防治意识都有所提升,以前都是被动学习,现在他们已经开始主动提问,譬如”抱孩子会不会传染“之类的问题。 

   

 

  67岁的图尔荪·艾买提是且克勒(14)村营养早餐点的三位患者之一,家距离村卫生室仅2300米的路程,走路不到5分钟。他所在的疏勒县洋大曼乡且克勒(14)村共有人口1910人,四百多户人家。 

  陈伟来到图尔荪·艾买提家中了解治疗情况。老人讲,他的结核病是在今年的全民健康体检中筛查出并确诊的,712号开始加入了“营养早餐+集中服药”计划,目前身体状况良好,并没有什么不良反应。 

  临走时,老人开心地告诉陈伟,自己经过两个月的治疗体重明显上升,长了2公斤多。了解到老人的变化,陈伟也高兴地握住老人的手,祝他早日康复。 

  营养早餐计划的工作是由援疆专家陈伟制定的技术规范和实施方案推进的。看到每一位患者的顺利康复都会让陈伟感受到疾控工作在南疆地区的价值。  

    陈伟是中国疾控中心结核病预防控制中心的专家,也是中央和国家机关第九批援疆干部人才。二年前,他主动请缨来到中国疾控中心南疆工作站驻站工作,担任南疆工作站副站长。期满一年后,他又主动申请延期工作一年,继续为推进喀什地区结核病防治工作贡献力量。两年中他跑遍了全地区所有的县市和大部分乡镇。 

 

  在赴疏勒县调研的路上,陈伟指着前面的车辆说。这辆车是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配备的,按车辆行驶的里程计算早已超限服役期限。陈伟讲,在国家严控三公经费的情况下,车辆一旦淘汰单位就面临没车可用的尴尬状况。 

  陈伟在喀什的两年间,也正是这辆超期服役的车载着他跑遍了整个地区的十二个县(市),开展了“高疫情地区患者主动发现试点”、“结核病与营养和环境关系调查”等多项专题调研和技术指导工作。 

  疏勒县集中隔离治疗点由疾控中心一栋实验室办公楼的23层改造而成。内部实施全封闭管理,对患者生活起居用品定时消毒,每个房间都配有紫外线消毒灯,在患者进行户外活动时安排进行消毒灭菌。 

  陈伟讲,这种集中隔离治疗方式将有效阻断患者的家庭和社区传播,同时解决了结核病患者治疗依从性问题,提高了治愈率。    

  在集中隔离治疗点内,张贴的双语宣传画随处可见。提醒患者病菌的传播途径以及健康生活方式。 

  加强健康教育,让全民了解结核病危害和预防知识,才能从根本上杜绝疾病的传播。加大宣传力度也是南疆工作站的工作。 

  在喀什的两年中,陈伟组织编写了结核病防治宣传手册、工作手册,录制了结核病纪录片和公益广告,与喀什日报联合举办结核病宣传专栏,在世界结核病防治日组织了系列活动。 

  陈伟在工作总结中坦言,2010年喀什地区居民结核病防治知识知晓率不到50%,远低于国家标准85%,宣传工作任重而道远。 

  集中治疗点内,眼前的这位小姑娘正在和邻床的病人聊天。陈伟上前问,“想回去上学吗?“,“想”,女孩回答。陈伟记得这位小患者,是疏勒县实验中学在读学生,他曾经去她家访视过。他讲隔离治疗有助于降低传染的概率,尤其是在学校等人群密集的场所。 

  在集中治疗点内,每位患者都带着口罩,生活作息规律,按时服药、定期消毒。截止8月底,集中治疗点累积隔离治疗传染性肺结核患者超过450例。 

    

  集中治疗点的办公室内存放着大量的档案资料,记录所有来过这里治疗患者信息。这些资料同样可以为科学调研提供参考,为政府决策提供依据。  

  离开集中治疗点时,工作人员抓住机会向陈伟反映问题。 

  由于部分病人未遵医嘱服药,病菌产生耐药性,导致治疗周期长和抗耐药菌药品价格无法承受等多重因素影响,逃离了医院。工作人员检查档案,去家里把病人又请了回来。 

  工作人员讲着,陈伟皱起了眉头。在这里,陈伟面对的不仅仅是一个患者的治疗问题,解决问题要考虑整个地区的可执行性,很难立刻给出满意的解决方案。  

  陈伟回办公室没多久,两位工作人员来汇报工作情况,反馈项目进展,请教下一步工作的方法。 

  迪尔木拉提是陈伟的下属也是陈伟的西部现场流行学培训项目的学生,专门从事结核病的防治工作。陈伟在喀什另一项工作就是组织结核病防治工作的培训与交流。迪尔木拉提就是其中的受益者。 

  陈伟讲,为喀什地区培养一支“扎根当地、带不走”的专业技术人才队伍是南疆工作站的核心任务之一。 

  随着2013年南疆工作站的建立,先后有8人参加国家和自治区的现场流行病学培训班。5年未间断的培训和帮扶工作,指导作用已经开始显现。如今,如迪尔木拉提一样通过系统培训的工作人员,逐渐在工作中发挥骨干和主力军作用,推动结核病防治工作的开展。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疾控中心主任崔燕跟记者讲,这些培训不但提高了业务人员的素质,同样也为业务人员融入行业群体提供了便利,为结防人员不断提高业务能力提供了成长环境和平台。 

  陈伟位于南疆工作站不大的办公室里摆放着两张办公桌和两张床,床是为了单位24小时值班时准备的。办公桌上放着一摞厚厚的文件,一旁的柜子上分类放着工作项目、调研、会议等档案资料。墙上挂着结核病疫情数据地图,其中一张是南疆工作站工作的区位分布图。 

  地图显示喀什地区幅员辽阔,土地面积略大于国内排名第十九位的山西省。陈伟讲,在整个地区,结核病人的分布并不均匀,与人口密度有很大关系,位于西南部的塔什库尔干县的患者人数少,主要原因是平均海拔4000米的牧区,人口密度低。     

  除了积极用药物防治外,南疆工作站培训的实验室工作人员还能够熟练使用多项快速诊断技术。实验室位于喀什结核病防治所的院子角落里,棕红色的金属门紧闭,门上黄色防止生物安全警示标识十分抢眼。实验室里,陈伟正在用LED显微镜观察痰中细菌的分布情况。 

  门前清静,门内却是另一番忙碌的景象。300平米的实验室如“丰”字型布局,一条走廊连接着若干个房间,各类检测设备存放在各个房间,56名工作人员在通道中的试验台、显微镜与生物安全柜和实验材料存储柜之间忙碌着,显得有些局促。 

  南疆工作站通过培训、手把手地带教指导,使地区参比实验室能够熟练使用多项快速诊断技术。耐多药诊断由3个月缩短至4小时,检测时间大大缩短,为结核病的诊断和治疗工作提供准确高效的科学依据。 

  另外,工作站还通过国家疾控中心,从全球的国际合作项目中获得资源,为喀什地区配备了大量的实验设备和实验试剂,有力提升了喀什地区结核病实验室的检测能力和技术水平。      

  王嘉是刚刚到达的下一批驻南疆工作站的结核病防治专家。两年的工作,让陈伟有一肚子的话想跟王嘉说。其中,不仅有回首过去的经历,更有面向未来的展望。    

  王嘉刚到喀什没多久,一场沙尘暴就给了他一个下马威。陈伟讲,这样的天气在秋季并不常见。虽然王嘉是头一次到这里,但对新疆的气候并不陌生,也没有太多的担忧。 

  忙碌了一天的陈伟回到南疆工作站安排的宿舍。宿舍是两室一厅的房屋,屋里家具家电一应俱全,寝室床头案头都放着文件,看上去很难与办公室区分开来。 

  陈伟来新疆时,孩子正值高二,今年刚刚经历了高考。在孩子学业压力最大的时候陈伟只身来到喀什,投身祖国的边疆建设,不自觉的将生活的担子递给了爱人和孩子。 

  同样,令王嘉最放心不下的还是家里的两个孩子。王嘉讲,在北京孩子的事都很难有时间处理,更别提在3700多公里之外的喀什了。聊着聊着王嘉拿起了手机,他微信头像是女儿的公主照。 

  王嘉讲,其实援疆最大的难处的还是家庭问题,得到最大的支持也都来自家人。 

  即将返京之际,陈伟说,他在南疆工作也并不是一个人在战斗,除了这里长期坚守的工作人员之外,在北京的中国疾控中心大本营,以及全国的疾控体系都是他遇到困难解决问题的坚强后盾。 

  陈伟将办公室和宿舍门钥匙交到了王嘉的手上,也将南疆工作站的任务和使命传递给了他的肩上。 

  未来的一年,王嘉需要找到更多钥匙,解决喀什地区结核病防治难题。像他的前任一样,继续默默地奉献和守护着祖国的南疆。 

  来源:中国网  20181012  记者 杨佳 

 

相关新闻:

文件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