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内部邮箱 · 繁体 · En

日本的放射突发事件医学应急

时间:2006-01-23 字体:

                      日本国家公共卫生研究所  Gen Suzuki
 
一、日本九十年代前的放射事故/灾难和放射突发事件医学应急
1.1945年广岛和长崎原子弹爆炸:
广岛和长崎分别于1946年和1947年成立原子弹伤亡处理委员会(ABCC); 辐射影响研究基金会(RERF),其前身是原子弹伤亡处理委员会 (ABCC) ,它由美国能源部(DOE)和日本健康、劳动和福利部(MHLW) 共同出资;ABCC/RERF一直进行原爆幸存者的流行病学调查。
2.1954年“ 福龙丸5号商船” 渔民受到马绍尔群岛中比基尼珊瑚岛的核试验基地的照射:
国立放射线医学综合研究所(NIRS)于1957年成立,它由日本科学技术厅(STA) 出资;NIRS一直负责事故受照人员的长期随访调查,它的另一个职责是建立日本的放射事故医学应急机制。
3.1971年,4名工人暴露于一丢失的Ir-171密封源(该源用于无损射线探伤),NIRS评估他们的受照剂量并护理他们。
4.世纪80年代,美国三哩岛(TMI)核事故后,核安全委员会( NSC )的首相办公厅发布了“核设施周围灾难应急 ”指南,在该指南中NIRS被指定为三级医院 。
5.1986年NIRS派遣一大队人员到东京国际机场筛查切尔诺贝利事故后俄罗斯和乌克兰旅客的放射性污染水平。
上世纪80-90年代放射突发事件医学应急的困难:许多初级和中级医院的医生和护士害怕放射性核素污染的病人,不愿护理他们。
《核设施周围灾难应急指南》主要针对居住在核设施周围的人们,而没有提到核设施内的病人。
除此之外,官方认为从多方面避免核设施发生事故,就能避免放射性核素的释放。
因此,当地医生和护士就有很充分的理由不护理核设施的工人。
二、九十年代日本的放射事故和灾难
  1995年1月,发生的板神大地震(Great Hanshin-Awaji),促使中央政府修改了国家灾难预警和应急体制;1995年3月,恐怖分子用神经毒气体沙林袭击东京地铁;1995年12月,一快速增殖核反应堆文姝“MONJU”发生冷却剂钠的泄露;1997年,日本政府对灾难应急法做了修订,第10章专门论述核灾难;1997年,东海村的核燃料回收设施的沥青凝固设施发生爆炸事故。
三、东海村临界事故前的放射突发事件医学应急机制
   Aoki博士是核安全委员会( NSC )的委员,他在重建放射突发事件医学应急机制中表现出卓越的首创精神。他邀请急诊医学、血液学和放射医学领域的医生参与放射突发事件医学应急;NIRS建立了放射突发事件医疗委员会网络和放射突发事件医疗专门设施。
1997年成立了日本放射事故医疗管理协会(JAMMRA),这是一个非赢利性的科学组织;经科学技术厅(STA)许可,核安全研究协会(NSRA) 成立了放射突发事件医疗委员会;得到核工业的赞助,NSRA组织现场演讲并培训当地核设施周围的的医务人员;NIRS 为医生和一线响应人员提供放射医学的培训课程;通过多学科联合,NIRS加强了急诊医学、血液学专家和当地医生和保健物理师间的联系。
四、1999年东海村临界事故后的放射突发事件医学应急
——STA建立的旧放射医学应急机制与健康、劳动和福利部(MHLW) 建立的紧急医疗机制相结合;
——核设施周围建立场外中心用于共享信息和决策制定;
——指定了应急计划区;
——建立了放射性核素扩散和装置处于正常状态的计算机模拟系统,也就是SPEEDI和ERSS(地球资源调查卫星);
——建立了国家稳定性碘预防的详细计划;
——当地政府指定核设施周围的初级和二级医院;
——NIRS和广岛大学被指定为东西部的三级医院;
——NIRS 维持三个专家网络,分别是:放射突发事件医疗委员会网络,细胞剂量测定网络,NIRS物理剂量网络。
五、展望
  日本放射事故医学应急领域专业人员的缺乏是一个关键问题;经验不足可通过国际合作进行弥补;IAEA 和WHO/REMPAN将是有帮助的;遇到核灾难时,亚洲国家之间必须建立国际合作方案。(付杰 雷翠萍摘译)出处:《辐射与健康通讯》第169期

附件

文件附件:

相关信息: